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主页马会开奖 > 阿尔蒙德 >

砥平里战役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阿尔蒙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砥平里战役发生于1951年2月13日至2月16日,位置在京畿道杨平郡(양평군)砥平里(지평리)。主要是防守的美军第2步兵师(2nd Infantry Division)23团与进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5个师在作战,结果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被迫撤退。

  徐国夫是东北野战军3纵9师首任师长。9师原为山东军区由地方部队编成的独立旅,进入东北后,与曾克林部合编为9师。部队中山东参军老成分占10%,东北参军及俘虏各占45%。“该部队原系山东地方武装的基础,作战力较弱,来东北后在长期战斗中锻炼,进步甚快,战斗力有很大提高,顽强性较强,有攻坚之经验。”在3纵内部,有谚曰:“7师拱(攻),8师顶,9师转”。徐国夫每当抢不到战斗任务时,就自嘲曰:“7师打,8师看,9师围着打转转”。

  四平保卫战中,徐国夫到兄弟部队协同防务,归来途中顺便去查看一处阵地。其时,阵地已被敌人占领,距离山顶还有五六十米时,徐国夫被敌人发现,敌人大喊:“八路的大官,抓活的呀!”随即开枪。徐国夫立即跳下马隐蔽,利用敌人射击间隙往后退。徐国夫的马极通人性,跑回25团,25团团长认出徐国夫的马,知道出了事,立即派部队出击,打退了敌人,接回了徐国夫。

  肖劲光有一次对徐国夫说:“早就听说你是位打仗好手,打仗不要命,枪一响就往前跑,作为战士,这是十分难得的。但现在不同啦,国夫同志,现在你是师长,是‘将’,古人云:‘将在谋而不在勇’。几千人的性命就攥在你的手里,稍微的莽撞大意都可能造成流血牺牲,所以个人的勇敢远不及深谋远虑更重要。一个人再勇敢,力量毕竟有限,如果用兵得法,把部下的勇猛都调动起来,发挥出来,那会是怎样的效果呢?”肖劲光的话,使徐国夫收益匪浅。

  1949年10月,徐国夫指挥第40军119师经过三个昼夜的急行军,进入衡阳西南的杨家桥一带,截住了欲南逃祁阳的白崇禧的嫡系部队第7军主力,打了一场激烈的阻击战。当时,部队到杨家桥后没有发现敌情,便停下来做饭,徐国夫正在和房东聊天,突然听到一阵机枪声。徐国夫一怔:“是敌人来了吧?”作战科长说:“可能是哪个连走火了吧?”“不可能,机关枪哪有轻易走火的!”徐国夫带着警卫员就往山上跑,跑到山顶一看,原来是部队赶到了白崇禧第7军的前面了,356团不等命令立即出击,控制了茅草岭和无名高地。徐国夫即命令357团在356团右翼展开,将355团东调集中,作为预备队,并将情况报告四野总部。回电:“119师,来电获悉,甚喜,甚慰。坚决堵敌南逃祁阳,战至一人一枪一弹也要守住阵地,坚守到主力到达,围歼该敌。”徐国夫镇定自若,沉着应战,119师坚持了一天,使兄弟部队纷纷赶到。战后,来电:“此次你们以神速之动作,将桂系精锐四个师抓住,不顾疲劳,日夜战斗,进行反复堵击与包围,终将敌人全部消灭。此种积极精神与战斗作风,甚为良好。尤其是119师、135师,顽强的堵击与反击敌人,使敌突围失败,更值得表扬。”

  建国后,徐国夫率第40军119师入朝作战。入朝前,徐国夫有针对性地指导了部队的战前训练,抓了空袭下的走、打、藏、住,师作战科为部队介绍了美机的机型、作战特点、飞行活动规律,着重进行山地与夜战,演练现代战法,提高机关的协同指挥能力。徐国夫专门选调了一个朝鲜族警卫战士,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跟他学朝鲜话。

  在第一次战役中,徐国夫率部赶到云山龟头洞、立石洞地区,从运动中向敌阵地攻击,在120师协同下,将韩6师7团大部歼灭。119师由立石洞南下,与从球场出来准备增援云山的南韩8师两个团遭遇,因为是夜间行军,两军互相穿插,起初竟互未发现。直到拂晓,119师的三个团几乎同时与敌打起来,连徐国夫的师指挥部也和敌人搅在一起。经过激战,119师击溃了南韩8师两个团,俘虏南韩官兵300多人,还俘虏了40多名美骑兵1师官兵。徐国夫很纳闷:“骑兵1师,怎么没看见他们的马呢?”经解释才知道,骑兵1师是美国国内战争时期一支功勋卓著的骑兵部队,故沿用了这个番号,全师已实现摩托化,官兵肩头都佩带一个马头标记。在第一次战役中,119师毙伤俘敌1400余人,其中美军1259人。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徐国夫奉命以356团与当面之敌保持接触,诱敌深入。第二次战役开始后,徐国夫率领119师跨过清川江,翻越妙香山,119师由阻援改为主攻,两次攻打苏民洞和龙水洞,与美2师打夜战和近战。徐国夫有效地组织强攻,激战两昼夜,攻下几个山头和阵地,击溃了美军,控制了苏民洞地区。第38军切断美军退路后,119师则乘势在清谷里追歼美2师4团大部,俘虏美军700多人。美2师右翼的第9团3营,各连都受到背后的攻击而毁灭,2营受到四面包围,1营营部受到奇袭而毁灭,营长沃尔夫和很多参谋下落不明。有俘虏问徐国夫:“你们中国自己的台湾还没打,为什么来朝鲜作战?”徐国夫说:“只要有中国人民在,美帝国主义就休想在世界上称霸。”

  第三次战役,119师355团、356团主攻当面韩6师防御阵地,两个团全线突破,深入敌纵深。此时,119师已与118师形成了南北夹击韩6师的态势,但因通信联络不畅,情况不明,部队按老习惯白天隐蔽休息,韩6师侥幸漏网。

  第四次战役,119师指挥第42军26师、第39军115师、第40军120师各一个团,加上本师三个团,进攻砥平里之敌,邓华责成徐国夫组成前指,负责统一指挥。徐国夫建议侦察敌情与地形后再打,邓华认为敌人要逃,没有同意。由于侦察有误,砥平里之敌不是四个营,而是美2师一个步兵团、一个炮兵营、一个工兵营和一个法国营,不是南逃而是设防,奉命死守。我军六个团分属三个军,徐国夫实际上只掌握四个团。徐国夫指挥两个团打到天亮,未能攻占敌主要阵地。邓华未同意撤退,令徐国夫坚守即设阵地,致使两个团遭受敌炮火与空袭,伤亡较大。徐国夫曾一度决心把119师拼光。黄昏,徐国夫继续指挥攻击砥平里,119师357团曾攻占凤尾山,115师的部队曾攻进砥平里街内,给敌重大杀伤,美军23团团长亦负伤。但徐国夫后发现敌人越打越多,便和师政委刘光涛建议邓华停止攻击,撤出战斗。经邓华、彭德怀同意,停止了进攻。这一仗,我军伤亡1830人,敌军伤亡大约只有800人。战后,邓华作了检讨,主动承担了责任。徐国夫后来说,砥平里的失利,我在处置情况中的轻敌,攻击力量的分散,组织协同不够好,有实施指挥中的责任。在第四次战役中,119师参加了28天机动的防御,共战斗190余次,抗击美军骑1师、24师、25师、英27旅、韩6师的各一部的进攻,歼敌5000余名。

  第五次战役,119师打得猛,插得快,一举突破敌人防御,迅速插到指定地区,完成了战役割裂任务,保障了战役侧后的安全。

  1952年4月,第40军接替第64军防御任务,徐国夫多次组织战术反击,共歼敌1000多人。

  ...查看更多砥平里战役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惨重的一次战役

  发生于1951年2月13日至2月16日的砥平里战役,是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惨重的一次战役。

  据西方统计战斗结果,志愿军4个主力师强攻两昼夜,建制全被打残,伤亡超过1.5万人,而美军伤亡才几百人。

  1951年2月14日,一个没有星光的夜晚,信号弹在砥平里四周同步升起,军号声也响了起来,7点整,暴雨般的炮弹落在了美军的防御阵地上,攻打头阵的是志愿军手持冲锋枪的突击连,每人携带一个绑在长长的木棍上的炸药包,用来炸毁美军的散兵坑,有些人还扛着爆破筒,把进攻路线上的障碍炸开一个可供人通过的口子。

  我军的突击连很快就闯过了美军的铁丝网甚至地雷区,尽管大多人都在这个过程中牺牲了,在突击连得手之后更多的志愿军士兵沿着被鲜血染红的山坡向上冲,不少人被自己的战友的尸体绊得踉踉跄跄,在他们后面还有更多数不清的待命部队。

  志愿军老兵朱克回忆说:我军部队有正面的也有迂回的,要是冲锋,一个尖刀排起码有两个辅助排,有主攻的有辅助的。

  尖刀排的人一上去,前边的人就趴到铁丝网上、趴到枪眼上,哪一个排上去都有几个堵枪眼的,都有几个趴铁丝网的,不趴铁丝网,部队就上不去,不堵枪眼,后边的人都上不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51年初的朝鲜战场上,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中从精神和武力方面极大地打击了联合国军,而后更是挟大胜余威推进到了三七线,美军高层此时高估了志愿军军力,甚至准备撤出朝鲜,联合国军上下也是一片沮丧。然而马修·李奇微却看出中国军队礼拜攻势、月圆攻势补给缺乏上的弱点,计划实施磁性战术以对抗志愿军,甚至准备进行反攻,于是便有了朝战中意义深远的一战—砥平里战役!

  1951年1月25日,联合国军实施霹雳行动,部队再次向北推进,志愿军也随之调整,双方开始第四次战役。志愿军的部署战略是在西线阻击,东线个军合击,旨在分割攻击联合国军,希望对其造成重大损失。在联合国军东线孤军深入后,志愿军果断进行了横城反击战,以排山倒海的进攻迫使敌军全线后退。然而,有一个地方却始终纹丝不动,那就是砥平里。

  驻守砥平里的美军23团和法国营由弗里曼上校指挥,他接受李奇微的命令在此坚守阻挡中国军队。砥平里构筑了极为严密的防御工事,更是有着星罗密布的火力点,而弗里曼上校特别也要求美军要将散兵坑挖的更深且外盖原木以抵挡志愿军轻型火炮的轰击,美军配属的坦克则作为活动的火力支援点支撑防线,步兵后方的重炮群提供毁灭性的火力,而迫击炮和重机枪则在防线外围以优势火力攻击敌军。反观作为进攻方的志愿军毫无重武器支援,人数虽多但并不协调一致,没有互相通讯不能从突破口扩大战果。在这样的条件下,砥平里战斗打响了。

  3天的时间里,志愿军不断以人海战术冲击23团环形阵地,兵力甚至增加到4个师的部分部队共计上万人。但是,缺粮少弹且无重武器支援的志愿军对于敌方坦克和重炮无能为力,攻击防线遭到极大杀伤,远距离被重炮打击,中距离被坦克和重机枪一批批消灭,剩下的士兵好不容易冲进敌方阵地也被美军大量装备的自动步枪压制,有数次志愿军突破了外围防线,此时如果通讯得当即可从突破口投入一个师,而后便可冲击美军炮兵阵地和指挥所、弹药库,但是志愿军的通讯兵不是牺牲就是失踪,完全无法协调进攻并最终导致白白失去战机。并且,由于空中有着美军飞机盘旋,志愿军只能在晚上进攻。在这样的困难环境下中国军队以决死的精神仍然逐步压缩着包围圈。但是,在2月16日骑一师的装甲部队冲进去之后,中国军队撤军了,砥平里战役就此结束。

  砥平里战役对于美军最大的意义在于心理层面上的调整。此役之后美军被分割包围时不再惊恐而选择固守,美军深知中国军队缺乏攻坚能力,虽能突破分割但是无法消灭被围敌人,而且这也是志愿军第一次大规模战败,对联合国军来说不可阻挡的志愿军攻势第一次被直接挡在了原地。此后,联合国军摸清了志愿军月圆攻势、礼拜攻势的特点,对中国军队的作战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可以说,如果不是砥平里战役的失败,朝鲜战争的结果很可能将被完全改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砥平里战役发生于1951年2月13日至2月16日,位置在京畿道杨平郡(양평군)砥平里(지평리)。主要是防守的美军第2步兵师(2nd Infantry Division)23团与进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5个师在作战,结果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被迫撤退。

  1950年12月26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马修·李奇微飞抵韩国大邱,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并得到麦克阿瑟授权,统一指挥解放朝鲜的另一主力第十军。李奇微上任伊始即提出“一旦实力允许,立即恢复进攻”,着手了解参战中朝军实力,整顿在志愿军进攻下濒临崩溃的美军士气。中朝军于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发起第三次战役,联合国军主动退出汉城,在三七线附近站稳脚跟并加强了防御。1951年1月25日,李奇微下令发起“霹雳作战”,联合国军再次全线日,正在修整中的中朝军发起第四次战役,西线军于汉江南岸顽强阻击,东线则放联合国军北进后拟以39军、40军、42军、66军分割歼灭之。这种部署使东线联合国军以快于西线的速度一路向横城和砥平里地区推进,战机凸显,彭德怀遂组织东线各军发动横城反击战,迫使东线的联合国军全线后退, 但战线上有一个点却始终原地未动,这就是美国陆军第2师23团、法国营及配属队支撑的联合国军前哨阵地:砥平里。

  在3天的作战中,“联合国军”倚仗其武器装备上的优势,以猛烈的地空支援火力坚守。

  西方统计战斗结果,志愿军4个主力师(其实仅为我军的3个团)强攻2昼夜,全被打残,伤亡超过1万5千人,而美军伤亡才几百人(仅伤亡900余人)。战斗到后期,美军竟敢突出包围圈,反击伤亡惨重,兵无斗志,匆忙后撤的志愿军。据美军统计,志愿军没来得及带走或掩埋的战场遗尸就有4千多具。

  但是据徐国夫少将回忆录“砥平里战斗经过及我见”一文记录:运动防御作战的28天里,我师共进行大小战斗190余次,先后与美1师,美24师,美25师,美骑1师,土耳其旅,英国27旅,李伪6师各部交战,计歼敌5000多人。

  此次战役对双方的作战战术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这次战斗发生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第四次战役中,尽管规模不是很大,可是它直接改变了之后朝鲜战争中以美军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对待中朝联军发起进攻后的防御战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次中等规模的砥平里攻坚战直接导致了最后朝鲜战争中志愿军运动战时期的结束和固定防御战时期的来临。

  本次作战,志愿军使用了传统的围点阻援战术,特点就是在包围据点的同时阻击援军,但该战术并非百分之百奏效,例如榆林战役和四平战役都遭到失败,失败的时候无一例外,都是援军挡不住,城也攻不下。对于缺乏重火力和装甲部队的中国军队,攻城不是容易的事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此次战役对双方的作战战术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这次战斗发生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第四次战役中,尽管规模不是很大,可是它直接改变了之后朝鲜战争中以美军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对待中朝联军发起进攻后的防御战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次中等规模的砥平里攻坚战直接导致了最后朝鲜战争中志愿军运动战时期的结束和固定防御战时期的来临。

本文链接:http://mlphentai.com/aermengde/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