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主页马会开奖 > 阿尔蒙德 >

数星星大卫·阿尔蒙德作品集

归档日期:05-28       文本归类:阿尔蒙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数星星》为短篇小说集。里面每一个精美的小故事都滋生于作者大卫·阿尔蒙德童年成长的泰恩赛德的乡野和街道。在文中,他编织了一个在爱意融融的大家庭中长大的故事,并延续了一贯神秘、奇特的氛围。这些被视若珍宝的故事融和了欢乐与恐惧、黑暗与光明、能够治愈伤痛的伟大的爱的力量和能够超越无知、偏见的想象的力量。这部故事集以柔和的笔触融和了记忆和梦想、真实和想象。

  《数星星》这本半自传、半虚构的短篇小说集在大卫·阿尔蒙德的作品中尤为特别,地点回到阿尔蒙德的童年所在的一个英国采矿小城镇。阿尔蒙德通过孩子的眼睛看这个世界——世界是一个神奇、神秘的地方,悲伤和喜悦潜伏在每个角落。他写了一个孤独的老妇人;写了一场发生在教堂的初恋;写了一个有智力障碍的女人,声称圣母玛利亚找到了她;一个善良而严苛的牧师,声称数了超过一百颗星就是亵渎。很难说这里面多少是真实,多少是想象。死亡、生命、上帝、信仰、痛苦和爱都以独特的超现实的方式呈现。在这本书里可以看到为什么阿尔蒙德创作了那么多经典作品,这里就是他的宝藏之地。

  在这里,读者可以追溯他发表的作品和他的童年经历之间的连接线索,作为一个敏感忧郁的小孩,专注于思考宗教、死亡和不朽的奥秘。里面的故事不是线性的描述,阿尔蒙德提供了一个连接不同时代的超现实图像的旋转转盘,并将它们拼接在一起。这些蒙太奇场景“融合了记忆与梦想、真实与想象、真理与谎言”。一一《出版人周刊》

  大卫·阿尔蒙德,英国著名作家。1998年,他出版了第一本小说《当天使坠落人间》,先后斩获英国卡耐基文学奖、英国惠特布莱德童书奖、美国普林兹文学奖、荷兰银铅笔奖等多项大奖。其后,阿尔蒙德正式转向儿童文学创作,写出了《旷野迷踪》《天眼》等多部极具影响力的作品。2010年获得国际安徒生文学奖。

  数星星每年,奥马霍尼神父都给我们讲星星的事儿。这不,在年底,在我们中的老大就要离开圣约翰学校去圣约瑟夫学校的时候,他又给我们讲开了星星。每次他讲的都是老一套。他穿着那身黑袍,站在学校的礼堂前,那条白色的脖领围住他的喉咙,振振有辞地讲开了他的布道、祷文、贺词、训诫、警示。当他宣讲知识的时候,他张牙舞爪,并且怒视着台下前排的那些离开的人。“你们将遇到那些告诉你们一切皆可知的人,”他说。“那些人会洞察夜空,对你们说他们能数得清天上的星星。遇上这样的人,请你们扭头就走。佯称知道只有上帝才能知道的知识,这样的人是在亵渎上帝。”有一年,我们当中的一分子,要么是故意捣蛋,要么是想实践问答式的教学,就壮着胆子举手提问:“神父,在我数星星这个行为成为罪之前,允许我数多少颗星星呢?”神父沉默了一会儿后,说:“我的孩子,只要超过一百颗,罪孽就开始深重。数过一百颗之后,你的灵魂就开始阴暗。超过一百颗,你就命悬一线啦。”他停下来,沉吟自己的回答片刻。“是的,”他嘟哝道,“超过一百颗,你就差不多了。”从此以后,这条精确而地方色彩浓重的训诫便口口相传一再重复,俨然成为我们的共识。在那些星光闪耀的秋夜,我用拇指和食指围成一个圆圈,目光透过去窥探这个小小空间里的群星。我把这个小圆圈和它周围的浩瀚星空相比较,就明白了夜给亵神和死亡留下了多么巨大的潜力和多么广袤的空间。我和我的朋友都手心痒痒的想尝试这个空间。当夜幕降临、足球再也无法踢下去之后,我们就匍匐在寒气袭人的草地上面,我们呼出的气息丝丝缕缕升起,在我们的手和腿裸露的皮肤上方形成袅袅升腾的蒸汽。九十颗,一个小伙伴数道,手指天空,然后下一个小伙伴接着数下去。九十一颗……九十二颗……九十三颗……我们用咯咯讪笑和骂脏话来掩饰心里的恐惧,其实怕得要死,吓得直哆嗦,等着我们中间大胆儿的那个开始数九十九颗之后的那些夺命的数字。等我渐渐长大,尤其是在我自己也离开了圣约翰学校之后,我很快就看穿了这套鬼把戏:整个儿就是一个爱尔兰神父老头儿企图压制、扼杀教育可能植入我们心灵的解放意识和探索精神,让我们在他面前俯首帖耳,对他那个老掉牙的宗教保持诚惶诚恐。在我的新学校里,我一个猛子扎入了数字与计算的魅惑海洋中,快乐畅游起来。我学到了这个知识:地球存在于银河系的某个犄角旮旯儿里,银河系存在于宇宙的某个犄角旮旯儿里,宇宙存在于宇宙的宇宙的宇宙的宇宙的宇宙的宇宙……的某个犄角旮旯儿里,它只是宇宙沧海中的一滴水而已。我还了解了所有数字的潜在无穷性。我了解了靠近我们的那些星星的大致数量,以及它们之间的距离。我从摆在我房间窗前的望远镜里窥望繁星,但见它们密密麻麻,由近及远;我数着它们,全然不顾它们的不可数性。“一百万,”我嘟哝着,“两百万……”有时候,我哥哥柯林会从距离我的床三呎开外的他的床上小声抱怨。“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没什么。就是数数。三百万,四百万……”这下可惹恼了他。好几年前他就已经告别了小屁孩儿的天真,而我却还每每享受着反叛、越界的刺激。在这个小房间里,我的嗓音平稳而坚定。现在我搞明白了,使我们的理解力受到囚禁的,不是上帝的愤怒,而是我们自己小小大脑的局限性。P12-14

本文链接:http://mlphentai.com/aermengde/147.html